« Home | keming » | 為何入職要求不是學歷歧視 » | 誰需要玉女? » | 聖公會 » | 加價有用嗎? » | 同一單新聞,兩面睇 » | 司徒華寫揮春 » | Christianity and Suffering » | 拆毀,原為了建造 » | 情人節的玫瑰 »

全球一體化下的國家承擔

難怪咁多人要爭相回流掘金
以前有事走咗去 今日無事返番嚟
佢哋有無當過香港地係佢嘅屋企


這是「農夫」歌曲「十年人事」的其中幾句歌詞。最近開車時每次聽到這隻歌都被這幾句歌詞牽動。

我在九十年代初在加拿大讀大學。畢業後回流是當時的一個大趨勢(當年還沒有發明回流這個詞彙)。但我在友儕間大力的推動不回流,理由是,我們拿了加拿大的護照,受了加拿大的栽培,我們對這國家該有承擔。我覺得作為加拿大公民,理應留下服侍供獻這國家。儘管當時我一家四口四散在四個地方(香港,內地,加州,溫哥華),我仍選擇留在加拿大。

後來香港經濟持續轉差,便沒有人回流了(反而有一些朋友再回流回來加拿大)。

香港經濟轉好,現在又多了人回流了。不只回流到香港,轉往內地,美國,甚至Alberta發展的人也甚多。但十多年後的今天,當全球化已經成為現實,在這個年代,我們如何實踐對國家的承擔?全球化與國家主義(nationalism)是否相排斥?居留是否承擔的必然先決假設?

我不知道。

Labels:

National consumerism? Somehow this has some similarities to how people choose to church hop.

great observation! I've never thought about that...

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

Create a Link

  • 正如林一峰話齋,閱讀,也是一種 state of mind。
  • 所以不限文字,還有聲音影像一切雜崩能東西,都在涉獵反思消化乾坤大挪移之列。
  • 看重的只有一個字:Insight

Disclaimer

I work at Westside Baptist Church. Of course, that doesn't mean they agree with everything I post or link here. Everything here is my personal opinion and is not read or approved in advance. Consider yourself warned.